• Motoyuki

我們是謙虛地禮讓,還是虛偽地自私?

Updated: Dec 18, 2021

對於近日在飛鵝山自殺崖行山時喪命的少女,坊間仍然有很多揣測。對於這個意外,我想,很多人第一時間感到的是可惜、難過。少女的死亡原因仍有待調查,但不論結果為何,相信這都是一件令人婉惜的事。


死亡是一件令人婉惜的事,難道不是嗎?


在這個知識型社會裏,除了那些大奸大惡的人(拉登或緬甸軍政府之類),不見得有那些人死了會令人覺得死不足惜,死有餘辜,為什麼一個人行山遇難,會有人覺得抵死?為什麼行山遇險,因未做足功課而需要緊急救援服務,是浪費公帑?


除著網絡主義的盛行,我們可以看見每個報道都有用戶的留言,每每發現這個社會真的是「一樣米養百樣人」。每個人對於道德標準、社會標準、自我標準,都拿着一把不同的尺。而這把尺,很多時是以大眾的利益為出發點去量度,這種集體主義思想,影響著我們的生活經驗,判斷力,甚至道德的標準。


集體主義思想代表的地方,佼佼者應該算是日本了。那種自我的形態縮到最小,整個社會民眾以別人的想法為出發點來表現自己內心感受及感想的方式,日本人發揮得最為極之。在香港,我們受集體主義思想影響到的,亦隨處可見,小孩子打鞦韆縱使不情願也要被迫讓位,留意上別人的目光來行事等。本來,這種態度配上善良的心及批判性的思考,理應是一種謙虛利他的精神,有種加強人與人之間的連繫,正直而受欣賞; 但配上被扭曲了的心智,被埋沒的同理心,被壓制的批判性思考,便會出現「死有餘辜、死不足惜」的感受吧。從小到大,有沒有一些事件,明明不是傷害人的事,明明只是希望滿足自己,但因為被介定為會影響他心,損害他人利益,也被禁止進行?試問對年輕的自己來說,連自己的利益也未能罕為,又如何會懂得從他人的利益觀點出發?





集體主意思想的原意是什麼?這是他的本質,還是歷史和社會把它的本質扭曲了?我們是謙虛地禮讓,還是虛偽地自私?不論怎地,最重要的,還是請那些認為行山遇難的是不自量力、抵死的人,希望可以帶點同理心吧。

0 views0 comments